夜光杯 桂花引

夜光杯 桂花引

所谓赏于春、醒于冬而醉于秋者,非醉于秋色,而醉于秋香、桂花飘香也。窃以为,梅花、兰花是一类的。“拗相公”王安石先生有感而发“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
不惑之年,终于明白……

不惑之年,终于明白……

好像是一转眼的工夫,不知不觉已经40岁了,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不惑之年,我也终于不再疑惑。我不再疑惑感情的真挚与虚伪,因为我知道,感情,其实是一段一段的,在某个生活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