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有名的“烂尾词”,开篇惊艳结尾备受争

有人说李清照是文坛最幸运的才女,其平生词作不过45首左右,名气却敌过了《全宋词》中的1000多位男性词家。这话说得倒也没错,毕竟苏轼一生存词362首,辛弃疾则更是多达600多首,只看数量的话李清照确实逊色。但写词水平的高低毕竟不能只拼数量,若论精品率,李清照则是妥妥的词中之后。


《声声慢》中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武陵春》中的“载不动许多愁”,《如梦令》中的“惊起一滩鸥鹭”,《一剪梅》中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醉花阴》中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等千古名句,都达到了后世无法企及的高度。那么这样的李清照有没有不被后世看好的作品呢?有的!比如本期这首《临江仙》。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


宋.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这是李清照有名的“烂尾词”,词开篇的第一句“庭院深深深几许”可谓是相当惊艳,但这却是抄来的,抄的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当年欧阳修有一首名为《蝶恋花》的名作,开篇也是这么一句“庭院深深深几许”,欧阳公这首词不但首句起得漂亮,全词也是婉约动人,最后的结尾更是吟出了“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的千古名句。李清照读了欧阳修这首词,对首句是爱不释手,于是便模仿着写下了这首《临江仙》。


词的上片写从庭院入手,庭院深处的楼阁云雾缭绕,门窗常闭。在楼阁周围是一片早春之景,柳梢返青梅枝吐蕊,树木归春,一切都充满生机,而词人却人老心愁。写此词时,丈夫赵明诚已离逝,而李清照自己也南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这上片中,她用乐景衬哀情,写尽了心中的万千愁苦。


词的下片是往昔与今日的对比。她也曾感月吟风,与爱人品酒作赋,可如今却落到人老无所成的境地。此情此景下,词人发出了“谁怜憔悴更凋零”的感慨,满满的孤寂和感伤。最后她用“无意思”和“没心情”落笔,如白话般通俗易懂。词作的结尾一向讲究言尽而意无穷,显然这样的落笔确实写得太直了,显得有些烂尾了,对此有名家毫不客气地评其:“结拍语尽意尽,勉强凑合,尤为词家大忌”。其实在小编看来,李清照写词一向以明白如话的白描见长,这两句对自己心情的直接抒写,其实正是其愁苦无法掩饰的体现。


纵观此词,开篇是极为惊艳的,虽然结尾备受争议,有犯忌和烂尾之嫌,与欧阳修的《蝶恋花》也确实无法相提并论,但全词意境婉约动人,字句的运用也是极准确的,这一点从上片中乐景衬哀情的运用和下片中今昔的鲜明对比中就可见,这也是此词能流传至今的原因。而在词中,我们感受到了这位千古才女晚年的凄苦,读完令人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