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办公室里狂肉校花,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

不得不说,现在的西里斯还不是原著中几年后被几个‘挚友’影响了的小天狼星,现在的他,虽然对家里的气氛和母亲的一天到晚喋喋不休的纯血统论调极为厌恶,但是心底最起码还是对家族的姓氏和底蕴颇为骄傲的。

可是就像前文所说的,人的内心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本应暴跳如雷,觉得自己被对方羞辱了的西里斯不仅没有立刻暴怒,反而贴了上去,好奇的对他问东问西。

“你是麻瓜出身的巫师对吗?”虽然对方没有答理他,但是西里斯还是有些兴致勃勃的,也难怪,从小到大,西里斯所接触的同龄人不是那种说话时挺直着上身,略微抬高下巴,并让自己的嘴角弯出完美的弧度,将声调拖得长长的骄傲的纯血贵族;就是那些唯唯诺诺,对他百般讨好的依附者;对于前者,西里斯虽然心底厌恶,但是表面上还是要仿效父母和其他贵族相处的方式,矜持的和对方交流;对于后者,骄傲的西里斯会认为和那样的‘跟班’交谈会有损自己的身份。

今天恰好刚和母亲大吵了一架,西里斯很有些卸去了沉重枷锁的味道,所以所行所为也有些肆无忌惮的感觉,很是爽朗的拍了拍西弗勒斯的肩膀。

校长办公室里狂肉校花,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HP同人)之为人师表

在他看来,西弗勒斯应该是一个麻瓜,对于巫师界什么都不懂,这正好衬了他的心思,他可以给他好好的介绍有关巫师界的事情,而且和他交谈,也不用向以前对待那些同龄的纯血巫师一样,要逆着自己的天性堆起一张矜持脸去说话。

而西弗勒斯……他并不太喜欢西里斯的这种样子。

其实西弗勒斯是那种对于感情极为苛刻的人,而且又喜欢认死理,西里斯那种自来熟的表情,这会让性格别扭的他觉得对方不够真诚。或者说,他会认为西里斯的感情太过廉价了。

“不,我不是麻瓜出身!”西弗勒斯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好,他也是最近才刚刚知道了什么是‘麻瓜’的,身为麻瓜的父亲和为了麻瓜可以弃他而去的母亲,而在知道了自己是一个巫师以后,他就潜意识的开始有些排斥麻瓜了。

我本该就是掌握着强大力量的巫师,我本不该过着那样贫困无望的生活,这都是麻瓜给我带来的,都是麻瓜给我带来的!

性子本就偏激的西弗勒斯,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这种想法了。

“那你这么穿着麻瓜的衣服?”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在西里斯看来没什么,可是在西弗勒斯耳朵里,那可就有些揭伤疤的意思了。

一阵有些难堪的沉默,两个孩子都没有说话,不过西弗勒斯是因为不想说话,这个时候的西弗勒斯还没有历经霍格沃茨的历练,还没有学会用毒舌来保护自己,所以表达反感的方式就是沉默;而西里斯是因为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来说,所以心里急的直打转。

不要以为西里斯口口声声讨厌布莱克家族的纯血理论,认为那些贵族的教条、礼仪迂腐,十分的厌恶,实际上他从小就学习这些社交的礼仪。而且作为一个天资聪颖的孩子,他学的还很不错。

如果西里斯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纯血贵族的小巫师,他可以从西弗勒斯的穿着或者某样饰物上开始,借着称赞开始拉近关系。可惜,西弗勒斯穿着的是索兰特给他买的一套麻瓜世界的名牌儿童装,设计和布料都不错,但奈何西里斯不懂啊,这娃从小到大穿的都是巫师世界的衣服,和麻瓜世界的衣服引领的是完全不同的品牌风格。西里斯就算是想要从衣服上开始找话题,那也不成。

如果是个非纯血统的,那也没关系,只要是巫师就没有不知道魁地奇的,而且都是同一年龄阶段的孩子,对于运动都会有着狂热的爱好,这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这和麻瓜世界的孩子喜欢足球是同一个道理。可是看到西弗勒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巫师的样子,虽然他说自己不是麻瓜,西里斯空有满腹的魁地奇话题和理论,也说不出口,再加上西弗勒斯那一副风吹就倒的小身板……

“该死的!他怎么还不离开!”看着对方一直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一副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急的抓耳挠腮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该转身换个角落呆着的好,还是就这么和对方‘比眼力’。

如果换了从前,他早就开始冷嘲热讽逼得对方悻悻离开了,但是这几天里索兰特那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副气质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的样子间接影响了他,虽然没有让他逆转自己的性格,但是也让西弗勒斯在面对不是自己讨厌的人的时候,没有那么尖刻了。

当索兰特买完书回来接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角落的沙发处,两个孩子在那儿大眼瞪小眼的,那情景……异常的诡异。

校长办公室里狂肉校花,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HP同人)之为人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