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风暴彭彭和大华:坦然接受美好,需要多大

文/西格


最近湖南卫视播出《舞蹈风暴》,节目从国内外专业艺术院校、院团、舞蹈工作室中挑选出最优秀、最具代表性的舞者进入电视甄选,由此诞生领衔中国舞蹈新力量的舞者。


舞蹈风暴的主持人是何炅,真诚陪伴着舞者,经常看到他热泪盈眶。


节目安排了见证官,分别是沈伟,沈培艺,扬扬,彭彭和大华。舞者引起的波澜不大,但是很多人对风暴见证官彭彭和大华很多不同的声音。


节目未播出之前,本来我也很疑惑,其他三个见证官的专业毋庸置疑,为什么会有大华和彭彭坐在那样高的位置上?


看了节目以后,我明白了,这个正是芒果台用心之处。


大华和彭彭都不是专业舞者,他们没有技能审视的视角,但是他们可以表达许多人直觉上的感受,他们是否推杆只看这个作品是否打动我。能打动人心的作品才是好作品,不管是谁,都有资格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喜欢,我不喜欢。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彭彭和大华配在那个舞台上。如果说场上按照专业评委配置,这个节目的初衷就大打折扣,因为世界上从来不缺专业的比赛专业的评委。在舞蹈风暴先导篇里,我印象最深的是,李响说国内金奖他拿遍了,却依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


舞者们既然决定走向大众,想要被看到,就需要面对每一个没有舞蹈基础的人的审视。不懂技术的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心去感受,给出心里的答案。


质疑未必是因为抬杠,有很多观众的出发点是觉得需要更专业的人士。而很多时候,质疑声真像我们拥有了美好后,那种低价值感的投射。我配吗?我可以吗?我值得在这个位置吗?


我不仅羡慕大华和彭彭可以现场观看舞者的精彩,也羡慕他们接受这份荣耀时的自在坦然。


我曾经是一个价值感很低的人。低价值感的人,哪怕在应得的美好面前,也总是质疑,胆怯和小心翼翼,心底仿佛总有一个声音,你不值得被好好对待!


多数低价值感来源于被忽略,被遗弃,不被认同,缺乏安全感的童年。

“你看隔壁的张芳,人家成绩好又能干,你呢?!天天就知道玩!”


童年阴影里,总有个别人家的孩子永远比自己好。哪怕孩子表现优秀,父母也总是打压,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孩子长大了,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别人的意见一出来就怀疑自我的想法。


“小孩子随便穿穿就行了,他知道什么呀”


好多孩子小时候没买过合适的鞋,因为父母觉得小孩子的脚长得快,没必要买刚刚好的。孩子长大了,不敢争取喜欢的东西,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拥有美好的事物。结婚时,也是怯懦选择那个看起来合适的。


“你弟弟永远都是对的,你要是敢让你弟哭,我揍死你这个赔钱货!”


重男轻女的家庭,女孩们的角色好像被无限边缘化,恨不得是只干活不花钱的那个人。而且,等她们长大后,还要被压榨做“扶弟魔”。


还有许许多多,小时候经历的事情,让他们总觉得自己是不值得被好好对待的那个人。每次遇到赞美,连忙否定没有没有,而不是坦然说句谢谢。不敢把野心写在脸上,哪怕有机会也不敢出头争取,事后懊恼不已。


而我遇到很多低价值感的人,很难接受别人的好。


我有个朋友,她生日你送个礼物,她一定找机会还回来,哪怕是吃顿饭。而且你明显就感觉是那种我不想欠你的那种感觉。你随手带个家乡手信给她,她也一定会长大差不多的礼物回过来。别人对她好,对她来说特别别扭特别难受。


有一次我想和她聊聊,她说她特别怕亏欠别人。我说,你是朋友,我愿意对你好啊!她说,我害怕对我好。


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是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好好对待。


觉察是改变的开始。

我看过彭彭和大华参加《向往的生活》这个节目。我印象很深的一期,他们在水稻田里插秧,做了一个爱心。


大华设计的时候特别开心,有些手舞足蹈。而彭彭也被带动,快乐溢于言表。


但是黄磊老师和何炅老师就逗笑,他们也许觉得有些幼稚(非贬义)。可是大华和彭彭还是很为自己的创意感到开心。


而在我们生活中,我们很多人一遇到评判就开始怀疑自己,有很深的羞耻感。


以前我就是如此,别人夸我,我都感觉好像全身不舒服,赶紧说没有没有,哪里哪里。要是别人稍微对我有些否定,我要么有些气急败坏,要么自己先把自己否定。


所以我很羡慕彭彭和大华,不管是在《向往的生活》还是《舞蹈风暴》,他们坦然而自信做着自己,没有唯唯诺诺和小心翼翼,这样的人的童年是有多么大的安全感啊!


然而,我们回不去童年,我们无法改变过去,我们只能通过自我成长来让自己更加坦然和自在。


觉察,才能让改变发生。


觉察是第一步,觉察自己内心小小的起伏。别人赞美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不好意思?别人否定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无地自容?


如果感觉到好像有一股力量,让自己有那么一些不舒服,不自在,不妨去细细感受。


觉察到自我价值感低之后,下一步就是学会接纳自己,完全的接纳自己。


接纳自己的一切,就是内心力量的源泉。

低价值感的人耳边多数是别人的声音,并以此为自己的坐标参照。


他们在意别人的看法,不敢轻易发出自己的声音。或者遇到否定,也总是耿耿于怀,哪怕是别人稍微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式回应,就忐忑不安。


比如朋友H,她想请朋友帮一个忙,就在微信上留言给对方。对方一天都没回复,她就如坐针毡度日如年,总是来问我,她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朋友?我这样是不是冒犯别人了?我这样是不是不好啊?


我哭笑不得,告诉她,你是问朋友能否帮忙,这个没关系,因为她答不答应都是应该的。她基于自己的考虑答应或者不答应,我们都接受这个结果是不是?


她说,她不答应我可以接受,但是没回应,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卑微,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吊打。


后来H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当天出差了,一天都在赶路没法好好回应,她愿意帮忙,特地打电话过来商量实行的方案。H说她那种抓心挠肝的痛苦终于得到了特赦。


仅仅是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就在心里把自己审判几百个来回了,是因为过于匮乏自我接纳的力量。


那种感觉像被悬挂在空中,焦灼飘着,无法安全着陆。如果在婴儿时期,父母接住了,那就是深深的安全感。


而长大了的我们,就要学习慢慢接住自己。遇到评判,你就想,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怎么做才是我的事。


而且多数时候,我们杂糅了太多自己的幻想。他这样说是不是针对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别人有否定的权利,别人有不喜欢你的权利。就算水蜜桃再好吃,你也要接受有人不喜欢水蜜桃这样的事实。


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内心力量的源泉才会慢慢焕发生机。不管全世界如何看我,我都和我自己在一起。


敢于提出正当合理的要求,说出自己的声音。

生活中还有很多人,他们缺乏自我价值感的表现是,无法提出自己的要求。


一个有自我价值感低的人,会尊重自己内在的赶紧,面对不合理的要求敢于拒绝,也能很好表达自己的要求。


尤其是在婚姻生活中,很多全职妈妈在家带孩子,很多做爸爸的完全忽略妻子的付出。现在的社会,母亲的付出无法量化,导致她们被漠视了。实际上她们对于家庭的付出只是分工不同,和负责挣钱的另一半一样有贡献。


很多母亲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却被指责不好好陪孩子;她们想要买好看的衣服给自己,被说不够持家;她们想要丈夫分担一些家务,被指责说不够勤快等等。而很多女性心里明明很多怨言,却敢怒不敢言,一直憋屈在心里。更严重的是转向自我攻击,逐渐抑郁了。


敢于提出自己的需求和要求,就是理直气壮说出,我值得拥有,我可以被重视。


改变不是一蹴而就,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有权利要求被好好对待的时候,从一开始就要敢于提出合理正当的要求。提要求的姿态不是卑微的请求,我特别赞赏的是那种温和的不含敌意的表达。


“亲爱的,周末了,我们一起带孩子出去野餐怎么样?”


不仅是妈妈们,我们所有人都有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舞蹈风暴》节目中,我印象深刻的是,在“神仙打架”的阵容里,大华和彭彭没有怯场,也可以调节一下气氛,问一些别人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比如,我们通过他们两个知道了什么是当代芭蕾。其他三个导师肯定不会问这样的问题,对吧?


这就是电视机前的我的样子


这就是这个综艺的高明之处,大俗大雅,庄谐并出,雅俗共赏。


《舞蹈风暴》不是一个舞蹈比赛,因为各类舞蹈齐聚一个舞台,并没有可比性。看的就是是否能打动人心,深入人心。


所以,我很喜欢大华和彭彭的加入,更喜欢看到这样有内心力量的人,呈现自己的意见,为自己的感受发声。


END.



西格,985院校工科硕士。


既可以是机械工程师,也是独立花艺设计师。


左手理性,右手感性,期待更好地成为自己。